股票大师 涨牛学股 优品研究所 利好
股票通

点击下载股票通PC版

扫描下载股票通App版

关闭

央行探索系统性风险管理框架 人民币国际化潮流难挡

爷那叫范儿 2017-09-14 07:01:0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市场人士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背景下,央行进行反向调整将外汇风险准备金调整为0,传递出不希望人民币持续单边上涨的信号,升值势头有所缓解。

  陆磊称,目前正在探索跨境资本流动以及金融风险的总体性风险、系统性风险的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这就是一个对手方,在大家一致看好某个东西的时候给大家降降温,一致看空时为大家提提劲。”


  9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05个基点,报6.5382,为连续第二日调贬。


  市场人士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背景下,央行进行反向调整将外汇风险准备金调整为0,传递出不希望人民币持续单边上涨的信号,升值势头有所缓解。


  “我们处在一个变化时代,这种变化使得资本流动、汇率影响因子变得更加复杂和高频。”9月1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副局长陆磊在“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上表示。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称,对人民币汇率的判断,表面上只是对人民币金融资产价格的判断,但复杂之处在于,背后隐藏着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方方面面的关注。


  当然无论人民币年内走势如何,其走向国际化的大方向无疑是既定的。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较早参与开放和竞争的大多数行业最终都发展壮大得快、竞争力强,并力陈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的必要性。外汇局局长潘功胜也表示,“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


  不过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仍面临诸多制约。中国银行(香港)发展规划部人民币业务处主管杨杰文认为,现在因为境内外工作时间、系统连接等问题,互联互通仍有不少问题待解决。


  人民币汇率将更具弹性


  陆磊认为,由于各类投资者把一些很遥远的微观现象认为是影响币值的因素,如关注微观杠杆率、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等,因此汇率影响因子变得更加复杂、高频。


  “这也使得当初仅从几个变量出发来关注人民币对主要货币、一篮子汇率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对需要的知识量、信息量、信息处理速度和方式提出新的要求。”陆磊称。


  他认为,一个非常关键的方面是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要能实时反映各个交易者、交易量、所需要清算额度及是否具有中央对手方等,确保每一天、每一个时点是相对平稳的。


  此前外汇局在传达学习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时,表示要构建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市场监管体系,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防范化解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与金融安全。


  据悉,这一机制也能有效缓解市场一致性预期。其实在过去以货物贸易为主的时代,一致性预期是不存在或冲击相对较小的,但近半年到一年时间,可以清晰看到一致性预期存在的冲击力,先是出现人民币贬值压力,最近又出现较明显的升值。


  陆磊称,目前正在探索跨境资本流动以及金融风险的总体性风险、系统性风险的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这就是一个对手方,在大家一致看好某个东西的时候给大家降降温,一致看空时为大家提提劲。”


  未来金融走向开放无疑为大趋势。陆磊认为,如果有更多的中资走向国际,外资走入中国市场,“散户+羊群效应”的情况有可能改变,毕竟国际机构经历多轮危机,知道如何通过多种方式实现风险管理。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快与慢,从过去几年的事实来看,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人民币汇率。“过去两年多,由于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强烈,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是暂停的。”伍戈称。


  因此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与汇率走势相关。陆磊称,未来汇率将更具弹性,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的方向不会变。现在要坚持优化收盘汇率+一篮子汇率变化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中间价形成机制,同时引导实体经济更多用相关币种进行贸易、投资、结算。


  人民币国际化趋势难点


  不过,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并非一蹴而就,金融基础设施便是其中一环。


  贝莱德资产管理北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潘詠年称,外资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面临准入渠道的合理化;对冲工具相对有限,货币市场不统一,存在离岸、在岸市场。


  “进入渠道越来越宽,有QFII、RQFII,有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但是从资产管理角度来说,任何一个渠道都需要成本,渠道多了会影响资金进入市场,作为资产投资人,最好是等到一个完美的渠道。”潘詠年称。


  中国银行(香港)发展规划部人民币业务处主管杨杰文称,在不改变国内制度的前提下,通过一些渠道,如债券通、深港通等,满足跨境投资的需要,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模式,因为利用这些渠道,建立离岸人民币市场,也能为境内提供监管经验。


  不过实际操作中也会面临一些问题,杨杰文举例称,如投资者通过深、沪港通买香港股票再卖出时,存在离岸人民币市场深度是否足够的问题,如果很多人卖出港股,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是否面临压力。


  “在实操上,因为支付过程并不是我们先拿到港币,兑换成人民币后再汇到境内,而是结算银行要先把人民币汇到境内,这其中存在兑换风险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境内外规则不一样。提早把人民币汇到内地,是因为中登公司需要下班前收到人民币,当天分给券商,但是香港股票结算系统,资金交收是在下午6点,即6点后才能收人民币。”杨杰文说。


  对此他建议,一是时间上要覆盖欧美时区;二是要实现DVP/PVP,境内大额支付系统和境内的其它交易系统相勾连,此外和境外的主要金融基建相勾连;三是可以借助金融科技协助金融机构管控风险;四是离岸市场下一步发展,需要更完善的流动性安排。


  在陆磊看来,未来理想的外汇市场人民币的全球市场应该是统一的,只是因为时差的原因在不同地方有交易,但是参与主体应该是同样的,这样就不会形成离岸、在岸差异,也不会形成套利性的跨境资金流动。

转载声明:本网部分文章或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资料,本网转载使用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供人学习之目的。如转载涉及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作者及时与本网联系,本网将按法律规定予以及时删除或者采取其他方式妥善处理。
优品股票通
大数据
新视野
个性化
PC客户端
手机扫一扫,直接下载
 
发表评论
后参与评论
发表评论
收藏 评论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分享至微信朋友圈